新日浅析住宅小区电梯安全治理

2016年09月07日

一、我市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状况

全市在用各类电梯数量达43108台,约占全省电梯总量的三分之一,其中住宅小区电梯约30000多台;公安110热线,2013-2015年共接到电梯故障困人等报警电话分别为1970次、2419次、3123次;在省质监局发布的2015安徽省电梯维护保养质量监督抽查报告中显示,抽查合肥电梯维保企业123家,维保质量合格率在100%的,仅有6家,我市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状况严峻。

二、影响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的主要因素

新日认为影响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的因素,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电梯所有权、使用权、管理权的分散导致电梯安全的主体责任不清晰是关键因素

电梯是住宅小区的共用设备,由业主享有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权利,即电梯的所有权分散在千家万户。因此,电梯安全监管部门常常面临需要随时确认住宅小区电梯的管理者及安全责任的尴尬境地。一旦无法确认,后续监管工作很难依法开展。住宅小区中的电梯供公众乘坐,使用权具有不特定性。使用电梯的不文明行为导致电梯故障的责任,往往难以确认承担主体,更难以给予惩处。电梯安全涉及的链条长、环节多。影响电梯安全的因素可能分散在电梯的制造、安装、维护保养等环节,甚至房屋建筑中的电梯井道、机房和底坑土建质量与电梯选型、配置等因素都会影响电梯使用安全。而这些环节的管理权又分别落在多个单位,导致电梯出现安全问题时,物业公司与电梯制造单位、维保单位、检验机构,甚至与房屋建设单位和业主之间相互推诿扯皮。上述困境,均导致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的主体责任无法清晰的认定,致使电梯安全隐患的恶化与升级,甚至直接造成安全事故。

(二)物业公司的电梯使用管理能力弱化是重要因素

物业公司受电梯共有人委托管理电梯,应履行电梯使用单位的义务,承担相应的责任。但由于电梯所有权人的分散,相关业委会等自治组织不健全,对物业公司电梯管理职责的落实情况难以监督,物业公司健全电梯安全管理主观动力不足;另外由于电梯的所有权、使用权和管理权分散导致电梯安全责任不清晰、不明确,也必然造成物业公司在电梯使用管理上存在应付、观望和侥幸心理,在措施上减少安全投入、减化人力成本,客观上造成其电梯管理能力弱化。

(三)电梯安全经费的筹集困难重重是直接因素

电梯的安全运行需要持续的经费投入,可现实中却总遇到因经费问题导致电梯故障迟迟无法得到整改的情形。这种情形持续恶化,造成物业公司管理成本上升和业主的服务体验下降,进而造成物业公司与业主双方矛盾积累,自然影响到业主的物业费缴纳,矛盾激化后,物业公司撤出,小区电梯无人管理,安全状况堪忧。电梯安全经费问题的出现,主要是受到利益主体间市场行为的影响,是民事主体权利义务博弈的恶性结果体现,是一种市场失灵现象,需要政府加以调控和引导。

三、当前电梯安全监管方式的局限性

目前,电梯安全监管部门主要采取的是监察+检验的“双轨制”方式,对电梯实施安全监督管理。这种监管方式,虽然有力地保障电梯安全,但是在解决当前电梯出现的新问题上,仍具有一些局限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电梯安全监管重在设备的局限性

目前的电梯安全监管,主要是针对电梯设备存在的安全隐患,开展治理。这种监管侧重点在设备,优点是针对性强,能及时有效地解决群众投诉、举报所反映的电梯安全隐患个案;但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电梯增长飞速,量大面广,且安全隐患状况复杂,群众安全需求多样,如此监管必然面临一线力量不足和能力欠缺等问题。更重要的是,监管重在设备,工作的着眼点就自然落在设备的隐患排查上,着重点就落在设备隐患的消除上,至于隐患产生的制度性因素便容易被忽视,影响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的主体责任不清、落实不力等问题也无法得到有效解决。

(二)电梯安全监管方式单一的局限性

电梯安全面临着经费筹集、责任认定、事故赔偿、维保市场低价恶性竞争等多种问题,形成错综复杂的监管局面。目前采取监察+检验的行政监管方式,往往侧重事后监管,头疼医头、脚疼医脚,难以标本兼治;而且当前电梯安全难题,大多受市场失灵的影响,尤其是涉及电梯安全的经费问题,仅靠单一行政措施,效果自然有限,也很难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质量安全需求。

(三)电梯安全检验机制的局限性

电梯安全检验是电梯安全工作中的重要环节。目前我市电梯检验工作模式是由政府部门设置的事业单位性质的特种设备检验机构直接从事电梯安全检验工作。特种设备检验作为政府行为的一部分,检验机构在信息、市场、价格等方面都占据垄断地位,其工作质量主要依靠机构自身的内部管理,外部监督与约束不足,容易导致检验机构存在权利寻租、腐败和非公益性导向的影响。在电梯安全上,其对政府监管部门的技术支撑作用不足。

四、住宅小区电梯安全监管的主要建议

(一)坚持有限政府理念,多措并举、综合施策

笔者认为,政府应该转变观念,坚持有限政府和依法行政的准则,在电梯安全监管目的上,牢牢把握如何推动业主落实电梯安全主体责任这个宗旨;在问责导向上,不应当以行政责任为主,而应当以业主民事责任为主;在角色定位上,政府应当以电梯安全规范和标准的制定者、宣传者与监督者出现;在监管举措上,应当多措并举、综合施策,充分利用法律和市场调控相结合的手段,引导和保障业主在电梯安全管理上享有权利与履行义务。

(二)探索建立业主自治的电梯管理模式

目前建立和完善业主自治的电梯管理模式,仍属起步和探索阶段,需要政府给予引导和支持。主要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大力宣传和引导住宅小区建立业委会等业主自治组织,明确其承担的电梯安全主体责任;二是清晰业委会等自治组织的法律地位,探索自治组织管理电梯模式,健全其与物业公司之间有关电梯委托管理民事合同监督关系;三是政府建立帮扶和信息公开机制,对业委会人员进行相关培训,树立其维权和监督意识、主体意识,指导帮助业委会发挥对物业公司在电梯维保协议、维保费用的监督制衡作用;政府相关部门要向社会公布维保质量状况,鼓励维保单位公布各自维保标准和价格,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促进物业单位对维保单位择优选择机制的形成,通过运用市场手段促进维保工作质量的不断提高。四是运用诚信奖励机制,引导物业公司争先创优。创新物业付费方式,将物业费中的电梯运营费用单独列支,由第三方统一存管,在一定条件下向物业公司支付,进而增强物业公司的电梯管理主动性。

(三)改革电梯检验机制,强化技术支撑作用

放开电梯检验市场,积极发挥社会检验力量的作用,允许获得电梯检验资质的第三方公益检验机构开展电梯检验;把目前强制性的电梯定期检验定性为社会性的技术服务,由电梯所有人或使用人自行选择有资质的检验机构对电梯进行检验,并交纳费用。政府把开展监督检验作为履行电梯安全监管责任的重要技术支撑手段,每年依据经济发展和财政现状、电梯使用以及故障状况,确定一定比例的电梯实施抽查,并通过监督检验来掌握和监督电梯维保公司和使用单位是否严格按照国家的要求履行职责。

来源:深圳市新日电梯有限公司